過去有一個人,因為家居偏僻的山間,自小沒受過教育,也沒聽過佛法,

只知道勤儉過日子,是一個守本分的人,

福報因此非常稀薄,到老來還是非常清苦。

 

年過六十後的這半年來,被病痛折磨得憔悴虛弱,

他料想自己這一病可能就是不久人世的預兆,

就把兩個兒子叫到病床前來叮囑了一番。

 

 他對長子說道:

「弟弟還幼小,你已經會做家事了,要好好愛護他,盡兄長的責任。」

沒幾天,老人家終於離開了苦惱的世間,兄弟兩人悲痛不已。

 

三年後,哥哥結婚了,娶的是同村的女孩子,

是個沒受過教育,且不懂孝悌的女人。

她看丈夫十分厚待弟弟,很不順服,所以經常對丈夫說:

「我看還是分點家產給弟弟,叫他自己謀生去吧!

現在他還小,當然不會怎樣,將來長大了,可就麻煩了。

到時你要他走,他未必肯呢!」

 

可是,哥哥個性純樸重情義,爸爸臨終前的遺言他還記得很清楚,

所以每當妻子對他說這一類的話,他就掉轉頭,掩住耳朵。

 

不過,跟這樣壞心眼的妻子朝夕相處,

妻子又一再乘隙向他惡語熏習,怎麼可能不變壞呢?

假話說久了也會變成真話,最後終於哥哥也像妻子一樣,嫌惡起弟弟來了。

 

有一天,哥哥聽了妻子的話,把弟弟帶到離城很遠的屍陀林。

這是個可怕的地方,在印度的習俗裡,

會將人死後的死屍拋棄在這裡,任由鳥獸去啄食。

 

林內非常幽暗,不時傳來淒厲的鳥啼聲,有如地獄中的鬼泣,

走進去,一股陰森之氣,逼得人寒慄。

深遠處,有一棵古老的柏樹,高及雲霄,枝葉相接,遮遍了山谷。

哥哥取出帶來的繩子,把弟弟綁起來,掛在粗大的枝幹上,說道:

「不是哥哥殘忍,因為你帶給哥哥許多麻煩,

你在這裡好好想想,我過些日子再來接你。」

 

哥哥說完調頭就走,不顧弟弟苦苦哀求,雖然哥哥的心裡也很矛盾,

他並不是不同情弟弟,只是讓妻子嚴厲的聲色給壓制住了,沒有力量違抗。

 

「讓他和命運賭一賭吧!逃得了虎狼的獸口,那是他的福報,不然也是命該如此。」

哥哥這樣安慰自己。

 

天漸漸的暗下來了,一陣陣的狂吼像是要懾去人的心魂,

無數隻兇惡的獸眼,發出惡狠的藍光,逼近柏樹,樹上的弟弟極力掙扎號叫。

 

在遙遠的王舍城,釋迦牟尼佛正住在金剛三昧,

他聽到這可憐的喊叫聲,觀察到他將遭受厄難,

於是釋迦牟尼佛的神力之光從眉間射發出去。

 

在屍陀林,突然投來一道奇異的白光,幽暗嚇人的山谷頓時明亮起來。

兇狠的野獸受到白光的逼射紛紛奔奪逃跑,

又來一道更強烈的白光,直射弟弟的大繩子,像碰到烈火或利刀,

粗大的繩子發出清脆的聲音,一節節地斷了,

接著又一道白光輕柔地照射到弟弟的身上,他癱倒在地上,

正被身上陣陣的疼痛侵襲著要昏厥過去,卻感到像有人輕撫他,極為溫柔。

 

「可憐的孩子!」聽到這慈悲的呼喚聲,弟弟醒了過來,

意識到那一陣異樣的感覺,身上的痛楚竟然消失了!

他抬頭一看,是一位高大莊嚴的人立在他面前,那麼慈藹地向他微笑著。

 

「您是…」弟弟驚訝地說不出話。

 

「我是佛陀!」

 

「佛陀!我願像你,自救救人!」弟弟五體投地地向佛陀叩拜。

 

於是釋迦牟尼佛為他說法皈依,帶他回去王舍城,

從此,弟弟在佛陀的僧團中和眾多弟子一起修學,聽聞佛法,不多久證得無生法忍。

 

弟弟證道以後很想念哥哥,他對釋迦牟尼佛說:

「佛陀!哥哥雖然曾經危害我,但我也因此得到佛陀的引度。

今天的成就也是哥哥的幫助,我想去度化他,請佛陀允許我告假。」

 

「很好!我很嘉賞你這種心意。」

 

弟弟回到哥哥家裡後,嫂嫂看到他趕快躲到房間裡去,她想弟弟應該是來報仇的。

 

「哥哥、嫂子!你們不必躲我,我一點也不記恨,反而要感謝你們。

因為這樣我反而遇到恩師釋迦牟尼佛,證得果位,了脫生死,我是特地來致謝的,

我希望你們也能夠修學佛道早日解脫。

世間上的財物,甚至生命都是無常的,

拚命去追求來的,有一天也會離開我們;

捨棄它們,用追求它們的心思和精力來追求佛陀的法財。

從佛法的寶藏裡,我們可以獲得永遠不失的財寶和快樂。」

 

這番話,使哥哥、嫂子從夢中甦醒,

尤其弟弟寬宏的胸量,不追究過去的怨恨反而為他們的福樂著想,

使他們鼓起勇氣對過去懺悔。他們把家裡整頓之後,三個人並肩走向竹林精舍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聖光禪教會│悟覺妙天禪師親傳之禪修法門

聖光禪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