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名來自南京東南大學的大陸交換生,在臺灣中央大學,

短短的這四個月裡,我很幸運能夠接觸到妙天師父的法門,

妙天師父修行,我相信這真是幾世修來的福緣。

在這修行期間,我還是比較用功的,

我除了上妙天師父的課外,幾乎每天練習禪定,

看了不少妙天師父的開示,常與師兄師姐交流,

我在這過程中學到了很多很多,這些都對我以後的人生有很重要的影響的。


在這裡,我很樂意與大家分享自己一些淺顯的心得。

在大陸,由於政治與教育的原因,我們接觸的宗教思想很少,

可能我比較例外一點,我接觸的佛學思想相對于其他同學要多一些,

因為我對佛學比較感興趣,但自己的認知還是淺顯的,

之前也許自己偏向於把佛學當成一門學問,一種思想,

並不懂得什麼才是真正的修行,直到我接觸到妙天師父的妙法,

我才瞭解到靈性的修行才是真正的修行,佛學不是一種學問,而是一種智慧。

人來到人間是為了什麼?人為什麼要活著?

這些問題也許到現在還有不少人不曾想過,

還在渾渾噩噩地活著,內心的無明還一直持續著。

妙天師父是我們的引路人,他告訴我們要修行,要修行正法,

要讓靈性回歸到淨土去,而不再輪迴,要有知有覺的活著,

而且還是快樂富足的活著,所以跟妙天師父修行感到很快樂。

人世間是無常的,每個人的心有很大的可塑性,

觀念、意識、知識等等充斥在心中,

這些種種圍住心而構成虛妄的自我——“我執”,

取代了我們內心的清淨而主宰生命。

其實人還有很多執著,正如妙天師父所說的有些人在照鏡子的時候,

發現自己髒了,不是去擦自己而是去擦鏡子,很多人就是這樣向外求取依附,

依靠外物來反觀自己,從中來獲取虛妄個體的存在感,

殊不知這一切都假的,都是無明使然,這樣是多麼可悲可惜呀!

禪裡面所說的“立處皆真”即為我們指明了真相,人在心啟用的每一個當下,

都要能呈現出心的清淨本體,我們要回到自性的家,

只有這樣才是真正“我”的呈現,才是生命的實相。

正如《六祖壇經》所言:

「菩提自性,本來清淨,但用此心,直了成佛」。

妙天師父也曾開示過:

三藏十二部經所言,不外「明心見性,見性成佛」八個字。

因此,我們修行一定要明心見性,而印心佛法就是這樣的妙法。

其實現實中也許有不少人懂得這樣的道理,

但仍然不能進步,仍然沒有任何改變,

妙天師父告訴我們,因為他們還停留在意識階段,

這種修行只能說的意識修行,是沒有什麼真正的結果的。

妙天師父的法很注重真修實證,我想這是 妙天師父的法門非常珍貴的地方。

不少人會說法,只知名相,而不懂或者說不肯真實努力去實踐,

把佛法當做一種學問,還向人宣傳佛法的妙用,

正所謂「畫水無魚空作浪,繡花雖好不聞香」,

這樣不但自己沒有什麼提升,甚至會造成他人誹謗佛法,

因為這種不懂得真修實證的修行把佛法禁錮於無用之地,

這是當下不少修行人的可悲之處。


妙天
師父的法門確實是實用的佛法,

它不但讓我們的靈性得到解脫,還讓我們的身體健康。

我依舊記得我第一次練習禪定的時候,能感受到明心脈輪的跳動,

後再練習其他脈輪的時候也有不同的感受,甚至慢慢能感受到氣的流動,

越來越發現 師父法門的微妙之處,內心充滿了法喜。

在自己不斷練習禪定的過程,有問題常常向師兄師姐請教,從中深受啟發。

剛開始修行,我的對自我意識的執著還太重,很多東西總想知道個所以然,

這也許是學理工的同修們最容易犯的錯誤,

漸漸地意識到這個問題後,改正後禪定有了很大的進步,

我懂得最初用意識引導後要捨棄對意識的依賴執著,

《維摩詰經》所說的「不住於相,亦不住於無相,為入不二法門」,

就是這個道理。


雖然現在自己的禪定有了進步,但仍需多練習,多去接引有緣人來修行。

也許在這過程中還會有不少問題,但要相信自己的願力,

相信妙天師父說的:把自己的心解決了,什麼問題都解決了。

我相信禪是喜歡單純直接的,文字是一種相,禪的體會用語言文字描寫,

總是隔靴搔癢,正如我們想知道糖的味道,

自己將糖放入口中,自然就不言而喻了。

最後,我想到了《法華經》上所言「守之不動,億百千劫」

一起勉勵同在一條法船上的諸位師兄師姐,

我以後不知還有沒有緣去臺灣,有沒有緣再與師兄師姐相見,

但我相信,我們堅定自己修行的心,明心見性,

以後我們一定還有緣相見,因為我們都要回歸到淨土去。


感恩悟覺
妙天師父

感恩中央領袖社、禪學社的諸位師兄師姐

感恩平鎮禪修會館的諸位師兄師姐及所有幫助過我的人

嚴咏麟 拙筆 敬上

 


感恩
平鎮禪修會館臉書照片分享

 

, , , , , , , , ,

禪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