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臉上堆滿笑意的簡適敏,總是熱心的模樣,你很難想像,學生時期的她,

可是一位個性刁鑽、脾氣暴躁,甚至會毆打室友的女生。

究竟,是什麼樣的力量改變了她,讓她蛻變成一位既熱情又柔軟的人?

這一切,都是禪的力量使然。


禪修已經十三年的簡適敏回想過往:

以前在政大法律系就讀時,壓力大,

一個星期至少有四天以上,被偏頭痛所擾,更是三天兩頭就失眠,

即使醫生建議我運動、調整飲食來改善身體狀況,都還是沒辦法消除身上的毛病。

因為受身體病痛所擾,她也曾經加入基督教與一貫道,

但是這些對她身體狀況的改善似乎很有限。

在身心交互影響下,身體到處是病痛,

而心裡頭更是積壓怨懟不滿,脾氣總是很暴躁。

她就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,情緒隨時都可能爆炸。

甚至常因為脾氣一來,就會對室友拳打腳踢。


直到後來,她考上中正法律研究所,在一位室友的帶領下,開始接觸禪修。

「這位室友當時加入中正大學禪學社,每天都早上六點起床禪定、唱佛曲」,

經過一段時間後,這位長年有胃潰瘍毛病的室友告訴她,

自己胃痛毛病漸漸改善,後來,她更是積極地帶著簡適敏去禪修。

 「以前我的脾氣、身體都不好,加上我又很鐵齒,所以不是很相信這種事情」,

看著室友身心狀況的改善,她始終認為是因為得到放鬆的關係,

卻對禪修抱持著不相信、怪力亂神的想法。


本來不願意參與禪修活動的她,最後在不敵室友以美食誘惑下,

答應到道場去體驗禪修究竟在學些什麼。

回想第一次禪坐,她仍記憶猶新地表示,

「那時候大家一坐就是四十分鐘,我連五分鐘都坐不住,還拼命的冒冷汗。」

一下課,她就馬上急著要離開,一刻也不想多待。

不過,因為室友不斷熱心邀約下,一個月裡面,

她仍然會到道場禪定個兩、三次,就這樣持續半年的時間。

偶然間,室友很欣喜的問她:「發現了嗎,妳的偏頭痛沒有了,也不再失眠了!」


這時,她才意識到,身體上奇妙的改善。

「儘管如此,鐵齒的我,心中仍未全然地相信。甚至當時參加大專團,

妙天禪師到中原大學為我們上課,我都沒有喊妙天師父名號。」

她慚愧地說。


談到真正改變她的轉捩點,則是民國八十八年時, 

妙天禪師在桃園巨蛋舉辦的大法會。

簡適敏滿懷感恩地表示:

「那時候,為了弔祭第二次世界大戰喪身的亡魂而舉辦這個大法會,

還敲了和平鐘。當時看到師父,也不知道為什麼,

原本躁動的心,突然就安靜了下來,接著無法控制地大哭起來。」

 
在此同時,她的許多朋友都紛紛跟她說,悅禪於心 - 簡適敏

她的脾氣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,

因為已經很久沒見到她在發脾氣。

原本傲慢的個性,漸漸地消失。

不僅如此,以往多愁善感,忿忿不平的個性,也慢慢地轉為柔軟。

正所謂「無業一身輕」,不再執著外相享受,

簡適敏現在就連喝一杯白開水,也都心存法喜。


她認為,當身體每個細胞,都從禪修中獲得滋養,自然會顯現出法喜心,

而這種內在的快樂,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,

要自己親身體驗,才會感受到箇中奧妙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 --本文摘自禪天下雜誌NO.90--

, , , ,

禪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