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母親的影響下,我從五歲開始學習彈鋼琴,

十四歲的時候,我的夢想就是成為世界第一流職業鋼琴演奏家。

兩年前在以色列,我獲得了魯賓斯坦鋼琴大賽亞軍及最具觀眾人緣獎。

雖然第一名從缺,但是對於自己能獲得亞軍,我已經相當知足與感恩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胡瀞云

 

每次,當認識我的朋友看到我彈琴彈到入神的境界,胡瀞云

總會問我,是什麼樣的力量影響我?

其實,就是禪帶給我的清淨圓滿力量。

多年禪修的經歷,

讓我總能全然專注在音樂國度。

 

猶記得九歲那年,我第一次接觸台灣禪宗佛教會的兒童禪訓活動,

因這樣的機緣,接觸了禪坐的專注與清淨,

也讓我日後有更多空間在音樂上有所發揮。

對我而言,禪修讓我心境更加純粹,

落實在音樂上的表現,就是為了要感動聆聽的觀眾。

小的時候,悟覺妙天禪師曾告訴我的母親,說我很有根器,希望我好好禪修。

如今印證,若當年沒有禪修為我打下根基,我也無法如此專注在流動指間的音符上。

 

音樂之於我,其實是透過悠揚的音符,訴說一種心靈澎湃的自性美。

我認為,音樂家是要花很多時間,

學習如何讓自己與樂器相處,而禪修的意境亦是如此;

唯有專注,超脫外相的干擾,才能將心靈深處的原始聲音表現出來。

 

其實,每次的表演與比賽,都是一種超越。

所謂的超越,我認為就是盡我自己所能,將每次的演出做到盡善盡美,

因為透過音符的躍動,我想將那種寧靜感動的力量帶給觀眾。

 

不僅如此,在這匆忙緊繃的時代,要找到一種安寧的力量,其實可遇不可求。

每一天當中,都應該找時間沉澱心靈,透過禪坐來統整身心,

回歸那份起源於自性的清淨,讓我在面對挑戰與比賽的壓力時,依然可以處之泰然。

 

所以,在國外生活的時候,只要有國外的朋友對於禪修有興趣時,

我都很樂意以自己的經驗來跟他們分享,鼓勵他們認識禪的真善美。

 

因為表演,我必須四處旅行,這過程中與人的互動更為頻繁,

所以,如何學習圓融處事,便成為一項重要的學問。

音樂的路上,並不是只為了彈琴,

我總是謹記悟覺妙天禪師所開示的「圓滿」的重要。

所以,我不僅在音樂上要求自我精進突破,更重視經營自我的人際關係。

因為,我很清楚,當名聲越大,就更應謙卑,盡己所能,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。

 

【 延伸閱讀 】  

│禪的福音│ 實至名歸的台灣之光 - 胡瀞云

 真善美饗宴│ 耀夜極光 - 2010鋼琴獨奏會  分類:禪修心得分享‧印心佛法‧臨濟宗‧禪宗法脈‧佛陀正法‧妙天法師‧悟覺妙天禪師‧我們的妙天師父

禪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