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個晴朗的早晨,竹林精舍的比丘們剛從城裡乞食回來,

各自在寮房裡整理衣物,忽然間房子和地無端搖晃起來,

旋即外面有人傳說釋迦牟尼佛受傷了,大家不由得一怔,

急忙放下工作,相繼趕到佛陀的住處。

 

佛陀端坐在房中,傷口在腳上,阿難尊者正細心地為他敷藥包紮,

一根沾有鮮血的木棍橫臥在地上,想必是為木棍所傷,

可是大家不明白為什麼一根木棍能傷及佛陀的身體,

佛陀不是有無邊的法力神通嗎?

 

佛陀的腳傷並不輕,眾弟子都守候在身邊,有不少人竟躲在人後啜泣,

佛陀看了內心很感動,微笑著安慰他們說:

「大家不用擔心,這些輕微的創傷很快地就會好的。」

 

「佛陀金剛不壞的身體,為什麼會被一根木棍傷害呢?」

有幾個弟子齊聲問道。

 

「這就是業緣,持有地、水、火、風四大和合的眾生,都有這樣的苦受。

說起來已經是很多世前的事了…」

 

說到這裡,阿闇王也聞訊帶了名醫耆婆趕到,

國王滿面焦急,邊跑邊喘來到佛陀面前。

 

「佛陀!您的傷勢還好嗎?」阿闇王焦急問著。

 

 

「沒什麼,你放心!」佛陀笑著答道,一邊叫他坐下,繼續說道:

「當時我是個商人,有一次和朋友合夥,渡海到外埠商,我們的計畫很周到,

也進行得很順利,所以不多久就賺得一把筆錢。

回途中,我們的船就停靠在一處港口,那是個很繁華的都市,一上岸就忘記回家,

尤其是那兒的美女,我的朋友被迷惑得六神無主。

這時有個好心的船夫告訴我們,再不離開此地,危險就要降身了。

原因是這地方每年都要遭受海嘯的襲擊,海嘯的季節就到,不走將會人財兩亡。

我的朋友卻無動於衷,我勸他、嚇他都沒有用,他完全昏失了理智,

一味迷戀那個城市和女人,船只有一艘,我不能忘卻道義拋棄他自己走了。

一天晚上,我們為此爭吵起來,

生命存亡的關頭,我急昏了,怒火上升,顧不了許多,

抓起身邊的木棍向他揮打過去,他的腳被我打傷了。

現在,你們不難知道我受傷的理由吧?

如你們說,佛陀還會受傷嗎?

不會受傷,那是佛陀的法身、報身和應身和眾生一樣,有生老病死,

神通法力不可思議,但敵不過業力,種如是因,

就應承受如是果,佛陀也不能違背因果法則。

 四大假合的肉身,本來就不真實,成住壞空在所必然。

諸法的法性如此,順應法性才能稱佛陀。

不錯,我已經證得真如法性成為佛陀,但現在我也是人,

我由父母生養,和你們一樣具有人相。

所以我必須順應人性,喜、怒、哀、樂、生、老、病、死我都具有。

佛陀的應身除了卅二相八十種好,和眾生並沒有兩樣,沒有什麼玄奧」。

大家聽佛陀這麼一說,才了解業力因果最勝的道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台灣禪宗佛教會│悟覺妙天禪師親傳之禪修法門

禪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